您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指南 > 出境旅游指南 > 歐洲旅游指南 > 英國旅游指南 > 英國攻略

東倫敦

[導讀] 東倫敦:對我而言,“東倫敦”是一個形容詞,一個代表你仍在“奮斗狀態”的形容詞。如果有人對我說“你很東倫敦”,我會認為它是一個極高的贊美。在這里,每天都有懷抱夢想的人涌入,也有懷抱夢想的人離開。
http://www.dzzrzj.com   大連旅游網   關注 9645 次

  5年前,我作為一名新倫敦客搬到了倫敦。雖然那時在英國已經居住了5年,倫敦也來過很多次,但每一次到訪都覺得既新鮮又迷失:倫敦就像一臺不停運轉的龐大機器,到處充滿了“發生”,每個“發生”又都有各自不同的角色和劇情;在這臺機器的操控下,個人渺小而卑微,只能隨著機器的節奏,身不由己、目不暇接。倫敦于我,精彩、好玩兒,但也擔心會玩兒不起。但是,最終還是抵不過眾多誘人的工作機會,抱著“生死未卜”的心情進駐了這臺龐大未知的城市機器里。找房子時,生活在倫敦多年的朋友做了如下介紹:西倫敦是房價最貴的富人區;其次是以白人為主的北倫敦,律師們的首選,安全但相對無聊;東倫敦是印巴籍和藝術小青年魚龍混雜的集散地,臟亂中彰顯活潑;南倫敦雖然現在情況變好,但在歷史上曾有“犯罪高發區”的名聲。他的總結陳詞是:來倫敦做藝術的,必須從東倫敦扎根、起步。

  于是,在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后街頭,我花了一口咖啡的時間便決定搬入東倫敦。然后逐一在Old Street,Liverpool Street,Hackney,Whitechapel,Bethnal Green這幾個已經被文藝青年大幅度開發過的主要東倫敦區塊里選定了價格適中的街區:Bethnal Green。

  剛在東倫敦落腳的前幾個月,為了熟悉環境,我整天在街頭四處游蕩,朋友的話得到了部分驗證:滿街的印巴人和印巴人開的各種咖喱外賣店,街邊的小攤小販甩賣價格低廉的塑料臉盆、海報、被單,賣菜的、賣魚的……空氣里腥膻味齊全,讓我時常會出現時空錯覺,需要不斷提醒自己:沒錯,這個地方雖然不像倫敦,但它的確是倫敦!在濃郁市井生活的隱藏下,傳說中東倫敦的藝術小青年們如神龍般見首不見尾,一直到我認識了居住在Bethnal Green某個單身公寓的一群人,才由穿街走巷的浮光掠影深入到這個大隱隱于市的東倫敦地下文化。

  先說說這是怎樣的一群朋友。他們清一色來自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都曾是歐洲某個專供歐聯盟官員子女上學的貴族學校的校友;而現在他們五六個人擠在一個單身公寓里,用紙板隔出幾個只能放得下一張床的空間作為各自的臥室;即使這樣,公寓里還是永遠都有個付不起房租的朋友“借住”在沙發上,并且從“暫時”變成“遙遙無期”;他們都有著良好的家教和優越的教育背景,卻又都“不務正業”,靠著還不太能換錢的藝術舉步維艱地度日。其中4個人在一個小有名氣的Indie Rock樂隊,“借住”沙發的是個獨立攝影師,還有一個偏執的舞臺劇演員和另一個帥得過分的編劇。當然,還有他們的房東,也是個出彩的人物。據說是個美國富人家的小孩,家人在東倫敦的黃金地段Bethnal Green一次性付清給他買了這套超大的單身公寓。原本是個老實的會計的他,來了東倫敦后突然決定做藝術家,就毅然辭了職做起了藝術。他的單身公寓只租給搞藝術的窮青年,對公寓嚴重“超載”的問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并且偶爾允許他們拖欠房租,交換條件是要在公寓內掛上一件他自己的作品,拖欠一次增加一件。結果公寓里掛得琳瑯滿目,簡直成了房東的個展。茶余飯后朋友們總是拿那些造型匪夷所思的抽象雕塑做揶揄對象。

  就這樣,這幫朋友帶著我悉數去了Brick Lane,Spitalfields Market,Broadway Market,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等等一些算是東倫敦必去的基本“文藝景點”。除了Brick Lane的幾個咖啡糕點店因為提供免費無線網絡幾乎成了我們幾個的辦公室外,其中最得我心的是Spitalfields Market。地處倫敦最著名的文藝據點Brick Lane和利物浦街車站之間的Spitalfields Market是英國最古老的半開放式集貿市場,歷史可以追溯至1638年的查理一世時期。原本只有星期天才開放的集市現在已經演變為7天無休制,并且不同天有各自不同的主題。比如周四是古董二手市場,周六是平民(Affordable)復古主題,星期天則是創意集市。它被各種獨立餐館、咖啡館、原創時裝品牌、文化創意店包圍在中間,非露天的造型保證了市場不受天氣的干擾。每天從早上10點到下午5點,從英國各地趕來的攤販就會用一個個裝有輪子的移動式攤位把市場占滿。除了有特定主題的那幾天外,市場平日所賣的商品從原創服裝、飾品到音樂、書籍、海報,從創意生活用品、擺設到各國小吃、復古家具、二手衣物,好玩、好看、好吃的應有盡有。最近還增設了由藝術家帶來自己原作的藝術專區。

  因為市場主打原創產品,攤主里自然藏龍臥虎,隱藏了很多優秀的設計師、藝術家。他們一方面為宣傳自己的作品找一些意外的機會,一方面也可以賺點外快支持自己的創作。甚至連小吃攤位的攤主都不可輕視,我認識的好幾個藝術家朋友都在市場里擺過小吃攤位。來市場逛的人群里也經常會有各種來尋找靈感或純粹淘貨的藝術、文化、時尚名人。

  久居東倫敦的藝術家們有他們自己的私人生活圈:去小得轉不了身的E Pellicci Café和陌生人擠在一張小桌子上吃Brunch,在East London Thrift Store堆積如山的復古二手衣物間耐心挑選一整個下午,還有花三四英鎊在小得像私家放映廳的Genesis看一部各大影院早已下線的過期電影。晚上如果沒有他們的演出就窩到巷子里那些毫不起眼的小酒吧里喝酒,The Florist,The Palm Tree,The Victoria……在這些酒吧里總能碰到我們中誰認識的誰誰,然后就兩桌并成一桌,下次又可能通過那個誰誰,再認識了更多的誰誰誰,就這樣越并越多。

  大家都是做和藝術相關的事情,趣味相投很容易就聊成了一團。結果就是我們經常會被某個人拉著去參加一些我們誰也不認識的人在東倫敦辦的家庭派對,但又總能在派對上看到熟悉但叫不出名字的面孔。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點個頭熟絡地說句“最近還好吧”。最好笑的是有一次被拉去一個在Bethnal Green路的派對,可能因為地理位置方便,那天來的人特別多,小小的公寓里擠得跟地鐵高峰期一樣,連陡峭的樓梯上都站滿了人。派對到一半,突然有人關了燈,端了一個生日蛋糕出來,于是大家心領神會地開始唱生日歌,我才明白原來這是某人的生日派對,唱到“Dear xx”時,幾乎所有人都同時閉了嘴等待別的知情者報上壽星的名字,結果磅礴的大合唱一下子變成了寥寥數人尷尬萬分的微弱重唱……

  曾經是貧困、擁擠、疾病、犯罪同義詞的東倫敦,現在儼然已被公認為文化、時尚、藝術、自由、年輕活力的代名詞,從而吸引了更多像White Cube這樣的主流藝術、文化機構和Tracey Emin等大牌藝術家的入駐。由于房價的直線上揚,“東倫敦”的疆域也在不斷地向更東的東邊推進,眾多的獨立小畫廊、設計工作室、地下演出酒吧都不約而同地選在了交通不便但房價較低的Dalston一帶。其中最特別的是一個叫Café Oto的咖啡館,Oto據說是日語中“聲音”的意思,店里能看到各種和日本有關的痕跡,日本啤酒、日本零食等等,但店主卻是個地道的英國白人。Café Oto的特別之處在于它白天是個普通的附帶出售簡易食品的咖啡店,晚上則變身為倫敦唯一的專注于實驗音樂、聲音藝術的演出場所。

  毫不夸張地說,這里就是倫敦那些所有喜歡地下、偏門音樂類型的怪人們的聚集地,其中包括我自己。每次去那兒看演出時,混在這群怪人中總禁不住產生出一種混進了某個邪教組織聚會的神秘感,很想拉住誰對個暗號以示我是“自己人”。只要你是真正的非主流音樂愛好者,你能在這里見到所有你能想到的世界各國的小眾大牌們。

  再說回我最初的那些東倫敦的朋友們。幾年過去,當年單身公寓以及沙發上的常住人口進進出出,原本的成員基本都散開了。我們中的大部分人在先后辦了30歲的大生日后,一一搬離了東倫敦:有人做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人混進了西倫敦最貴的Chelsea,也有人成了天天在電視上看到的人,還有的依然扛著照相機在四處借住沙發。Indie Rock樂隊終于越來越有名,不斷地在電視上、電影里甚至FIFA游戲里聽到那些熟悉的旋律,而樂隊卻解散了,主唱離開了倫敦去環游世界,誰也沒有關于他的下落的確切消息;而我,和他們中的一個結為了革命夫妻,依然住在我們熟悉的東倫敦。

  對很多人來說,東倫敦是人生中和青春有關的一個必經的階段,這就好像國內那些文藝青年們都一定經歷過北漂生活一樣,這種階段性的情節帶有明顯的時間性,并在這些人今后的人生中產生著重大的影響。而對我而言,“東倫敦”則更多是一個形容詞,一個代表著你仍在“奮斗狀態”的形容詞。

  如果這時候有人對我說“你很東倫敦”,我會認為它是一個極高的贊美。在東倫敦,每天都有很多懷抱著破碎的、或更遠大的藝術夢想離開這里的人們,同時也迎接著更多懷抱滿腔藝術熱情的、更年輕的人們涌入這光怪陸離的East End。

  總有一天他們也終將或成功或失意地離開這里,沒關系,他們身上帶著清晰可辨的東倫敦氣質。

英國攻略推薦
最新出境旅游計劃
最新出境旅游資訊
大連旅游攻略大連旅游景點大連旅游圖片大連旅游專題大連會議大連酒店
  付款方式聯系我們免責申明
如有版權所有者發現自己作品被使用,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屬實后,將在5個工作日內刪除。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